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信用

2022最好看(他的巨大在她的乳沟里进出)全章节阅读

整座城市没有一座完整的建筑,也没有一条通畅的街道,白色的丧帆挂满全城。 丁晖双眼深陷,头上、身上全是土,就像刚从地里刨出来一样,身后不远处,他的父母和9岁的儿子静静地躺在地上。 他…

整座城市没有一座完整的建筑,也没有一条通畅的街道,白色的丧帆挂满全城。 丁晖双眼深陷,头上、身上全是土,就像刚从地里刨出来一样,身后不远处,他的父母和9岁的儿子静静地躺在地上。 他们仅存的7岁女儿刚才也失踪了。 他的妻子依依,双唇干裂,正挣扎着从废墟中撬开倒塌的墙体,她左臂的伤口受力开裂,鲜血浸湿了衣袖,她浑然不觉。 小说 早上,这里还是他们一家六口唯一的家,现在却成了一片废墟。 丁晖倒了碗水,走到妻子身旁,把水递给她,心疼道:“你休息一下,我来。” 她没听见一样,仍专注地用力撬着坍塌的墙体,头发夹着泥沙,杂乱地贴在瘦削的脸上,好像马上就要倒下,但看上去却很坚强。 丁晖拿过铁锹,把碗硬塞到她手上:“自从父母出事、女儿失踪之后,你就没有说过一句话,心里难受就哭出来。” 她端着水,抬头看着丁晖,嘴唇颤动,最终还是没有发声,眼神又转向墙隙下漆黑的深处。 “敌军来袭,敌军来袭……”城头哨岗的士兵高喊着,随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喊叫声,接着第三次防空警报响起,震耳欲聋的长啸响彻安城。 胳膊上缠着绷带的士兵,拿起头盔,抬头望向天空中的黑点:“这地方,老鼠都快死绝了,这些小鬼子还每天五、六次地轰炸,真是闲得没事儿干。” “不是还有咱哥几个喘气儿的吗?”大鼻子士兵一边给弹夹装子弹,一边应道。 空中十几个黑影排成一列,随着轰鸣声越来越近,黑影越来越清晰。 丁晖仰头望向天空:“真他妈的阴魂不散,我们走。”拉起依依向防空洞方向跑去。 莫依依跟在丁晖身后,不舍地回头看向废墟。 突然,丁晖停了下来。 碎石下传来小女孩惊恐无助的声音:“妈妈,妈妈……好痛……我害怕……我怕……" 他惊喜地看向依依:“你先走,我等下带她过去……” 然后转身,大步折返,一跃跳下断垣,侧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探去。 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声音从身下废墟再次传来。 心中一喜,是女儿的声音,她还活着,他俯身向废墟下大声喊道:“丫丫别怕,爸爸马上来救你。” 压在上面的墙体,足有一扇大门大小,目测有300多斤,他深吸一口气,使出全身力气向上抬,重物开始向一侧慢慢挪动…… “轰!轰!轰!”随着一声巨响,飞石裹着炮弹碎片四处飞散。 一只沾满鲜血和泥沙的小手从废墟里伸了出来,丁晖心中一喜,身体下沉,腰部再度发力。 突然,一阵剧烈震动,刚有松动的废墟随着一声闷响向下坍塌,刚伸出的小手瘫软地垂了下去。 丁晖心神震动,加快了动作。 突然,感觉后背有什么重物压了下来,一股粘糊糊的液体浸湿了丁晖的头发,沿着他的脖子一直往下滴,他转头望去,瞬间血液凝固。 一颗炮弹在他身后爆炸,依依折回,用身体为他挡住了冲击,细碎的弹片密密麻麻地穿过她的后背。 依依松散的发髻染着红色遮盖了半边脸,鲜血顺着发丝向下流淌,苍白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爱意与不舍,她望着丁晖,右手用尽全力想最后一次抚摸他的脸。 丁晖俯身轻柔地抱着妻子,好像动作大一点都能把她揉碎,右手握着妻子的手,带着它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脸,四目含泪,他低语道:“在这世上,我只有你了。” “哇,哇,哇……”依依用尽最后的力气抱住他,眼泪顺着眼角向外涌,望着他,失声力竭的大哭,包含多少爱恋与不舍。 这是她留在世上最后的声音…… 18岁那年,依依身着红色碎花长裙,独自找到安城丁家,火热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,然后嫣然一笑,向他大声宣告:“我叫莫依依,是你命定的妻子,以后你就是我的相公。” 那个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年代,这样的女子有违世俗,大户人家要浸猪笼,沉江。 丁家是小户,没这么多规矩,但对这样跳脱的性子丁晖觉得奇怪,但也觉得勇敢…… 神灵送了个美丽大方、温柔多情的妻子给他。 十年的相守相望,他们说好,生生世世相伴相依,永不分离。 他望着妻子逐渐涣散的眼神,所有的话,卡在喉咙里却发不出声。 妻子乐观、儿女可爱、父母慈祥的脸一一从他眼前闪过,一天失去五位至亲,压抑的悲痛从胸口奔涌而出,他仰望天空怒吼: “世间多苦难,你们看不见吗?” “我的依依走了,整座城的人也没有了。” …… 丁晖相信有神灵,他们送给他妻子,他厌恶这场不休不止的战争。 厌恶这天道不公,他想去问问,他们既然给了他美好的希望,为什么现在却视而不见。 他抱着依依,绝望地捡起地上的尖刀,反手刺向胸口,伴随着心碎的声音,一股莫名的力量撞击着他的身体,欲破体而出。 此时,似有双手撕扯着他的灵魂,头疼欲裂,痛得他不停地在地上翻滚,脑中出现两道白光穿梭在深邃的星空,繁星闪烁;云雾缭绕的宫殿;仙气飘逸的人群;一人手执生死簿和善地对着他微笑……,一桢一桢从他眼前闪过。 丁晖体内的白色能量不断聚集冲向高空,天空乌云汇聚,狂风卷着飞沙走石,穿过城市巷道,发出呜呜的狮吼,天地变色…… 突然,黑暗的天幕被一道闪电撕开,天雷滚滚而来,直直劈向废墟,从废墟中传来丁晖向天突兀的一句怒喊:“太古,你这个大骗子。” 声音消失的方向,天幕中出现一道白光,径直冲向废墟,白光中走出一位高挑、身穿西服、长发轻束的冷俊年轻男子。 他站在废墟中,一脸心疼地看着满身伤痕,没有一点生气的丁晖,喃喃道:“青羽,真的是你。” 他小心地拔出插在丁晖胸前的尖刀,仔细地拾去他身上的残渣碎屑,轻柔地擦净沾染鲜血的脸,然后伸出双手,从后背注入灵力,引魂入体。 灵力被身体反弹飘散在空中,他又试了几次,依然如此,神色越来越凝重,抬头向天怒喊道:“谁胆大包天,竟敢封印他的魂体?” 他双目泛着红光,怒火在四周燃烧,一抬手,盘旋的敌机,失控地在空中相互碰撞,伴着阵阵火花撞向地面…… 此时,一位青衣束发,长袍的中年男子,如从画中走出一般,凭空出现在男子面前,手中拿着一颗摄魂珠,珠身泛着灰色光芒,丁晖与他妻子的魂魄,化成一道白色光团堪堪地吸入珠中。 年轻男子看向来人,冷傲道:“太古,果然是你。” 太古一阵头皮发麻,好死不死遇上这位,挤出一丝微笑,尴尬地回道:“青玄,好久不见。” “是,好,久,不,见。”青玄盯着太古,从牙缝中一字一字挤出。 “兄弟,你别误会,我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太古抱拳,抱歉道。 青玄脸色铁青,额上的青筋阵阵抽搐:“误会?我要感谢你!找了他30万年,今天,不是他自杀引来这道天雷,还找不着呢。” 青玄身后刮起阵阵狂风,风后的黑洞幽暗无底,似要吞噬这一切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 太古看着眼前的废墟,面露愧色:“如你所见,他只是在人间轮回,人世多苦难,我也不能左右。” 青玄看着太古手上的摄魂珠,目如鹰光:“轮回,你居然敢让他入凡世轮回,不怕天道惩罚吗?” 青玄下了最后通牒:“把他身上的封印解了,我们的账日后慢慢算。” “他是自愿的,等他完成下世轮回,就把他还给你。”话音未落,太古转身就跑,没有一点三界之主的风骨。 青玄看着落荒而逃的三界之主,弑神的心悄然滋生:“太古,这事没完。” 十几架敌机在暴风中撞毁的事,成了安城茶余饭后的谈资,然后变成了大家活着的希望。 太虚宫 太古看着手上的摄魂珠,神色凝重,双眉紧锁:“封印有了裂缝,还加个青玄,来世不好弄呀。” 转身对立于身旁的黑衣男子道:“睚眦,千叮咛万嘱咐,要保护好他,万万不可轻生,为什么发生这种事?” 睚眦苦着脸:“主人,今天您让我去长白山勘察深渊的情况,没及时察觉,属下失职。” 睚眦想了想:“主人,您在他身上设一道生死咒,这样又可以减少风险,又能顺利完成轮回。” 太古瞪了眼一旁的睚眦,没心没肺,哪壶不开提哪壶:“为了封印他的魂体,损耗了我半生修为,直到现在才勉强恢复。生死咒,我俩的法力全搭上还不够他反噬。” 太古看着那颗摄魂珠,转向睚眦:“世间多苦难,下世许他一个太平盛世,佑他一世平安喜乐。” 睚眦面露难色:“但是,摄魂珠需要吸收他神伤的气息……” “青玄在,上世悲剧不能重演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太古扶额道。 “是,主人。”睚眦领命,然后毕恭毕敬地转身离开。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作者: www123

为您推荐

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-小妖精,夹住了,我要进去了

教官抱我到卫生间爱-小妖精,夹住了,我要进去了

望着眼前冰冷的坟墓,钟离玥缓缓地想。 “姐姐,你是不是也是一样呢,我……好想你啊!”钟离玥抬头,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星星,自...
2022最好看(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)全章节阅读

2022最好看(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)全章节阅读

  外头的院子里正骄阳似火,而寝殿里的门窗被关得严严实实,半丝风都不透,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萦绕在室内,实在令人...
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-宫女帮皇后放玉势

高H纯肉到尾bl合集1V1-宫女帮皇后放玉势

腥红弥漫,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。 七七四十九天。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! 穿筋透骨,夺其精元。 “你不是我女儿!把...
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(高H,np,简/繁)小说

早晨被肉醒H 春梦连连(高H,np,简/繁)小说

“不行啊大师兄,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。”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,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,瞳孔...
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,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

2022最新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,山里汉公用人妻NP合集

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传来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,同时还有爸爸妈妈过于紧张孩子一遍遍的叮嘱“小柒,别摔了跑慢点,小柒…” “...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