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个人征信服务

奶头被教练摸得受不了,被大凶器征服的美妇

相识之后,我就觉得我们不可能没有故事。 --题记 准时六点,一辆红色超跑光临京顺胡同巷头,若不是胡同宽度不够,董耀西都想开到李帙尘家门前。 夜店那地方李帙尘不是没去过,不能说整天泡…

相识之后,我就觉得我们不可能没有故事。 --题记 准时六点,一辆红色超跑光临京顺胡同巷头,若不是胡同宽度不够,董耀西都想开到李帙尘家门前。 夜店那地方李帙尘不是没去过,不能说整天泡哪里,但也去那里玩不下五十次。成年人么,没去过夜店酒吧,那才算是没劲呢。 小说 所以她也就没忸怩,爽爽快快的找出一条香奈儿露肩香风裙,毕竟也是学美术的,化妆这种描线晕染技术她掌握也太过熟练,加上自身长相不差,稍稍粉黛就能显得面容立体起来。 又怕刚下过雨,天潮又冷,就又穿上一件卡其色英伦风衣,走到洗漱池的镜子前,在唇上涂上正红色胭脂,又将头发散开,随手抓抓,镜前的美人就又妩媚了几分。 配一双黑色华伦天奴的矮跟鞋,妩媚中又带知性美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小跑到跑车前,坐进,浑身打个哆嗦,这天可真不含糊,真冷啊。 “尘不知…尘不知” “怎么了西西公主,你今儿又要带本宫去哪儿?” “今儿我一哥们酒吧开业,你跟他也认识,就王昇。”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 “想起来没啊,就是咱去国贸逛街时,身边一帮妞,还跑过来问你要联系方式的那个” “有点印象啊” “就是那个穿黄色衬衫大背头的” 其实李帙尘对那个王昇根本就没记起来,但经过董耀西的提醒,这脑门的记忆就全涌出来了。 原来是那哥们,穿黄色衬衫拥各色女人的花花公子啊。 这北京东城向来在下班高峰人挤人,车挤车。这不,又堵路上了。 “**,这我还提前二小时,趁天没黑就出发呢,结果这又堵住了。” “酒吧离这远么?” “不远,出了新东路就快到了” “没事,不急,等等就好。” “尘不知,我先给他们打个电话,给我们留个卡座。” 董耀西刚通电话预留好,李帙尘电话又来。 “喂,陈老师。” “帙尘啊,你的《尘墨》有位先生想要买下来,你看……要不你来一趟吧,商量一下相关事宜。” “定位给你发过去了” “好的陈老师,半小时我就到” “西西,陈老师打电话说有人要买我的画,我得去一趟。” “没事,你先看看在哪个酒店,等你忙完我去接你吧。” “好” 定位显示在宝格丽酒店,离新东路不远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宝格丽酒店 清大美院今年的年度展在此举行,各道人物聚集于此,清大人才云集,看似是清大学生画展,实际上更像是商业酒会。学生借此机会博取在艺术上展现的机会,出出头。清大呢,更是可以借此来吸引项目投资,获取双向利益。 张简是清大印象派美学教授,非常注重新生清大学生的画工基础,所以每年都会来参加年度展。但今年不巧,因为得了风寒董明池就更不让她出门,看紧的不行,生怕再牵连体寒这个毛病复发,就命令董耀仁,董家二儿子帮忙出席。 董耀仁对油画没什么研究,也看不出什么。 倒是有几位认识董家二公子的,想借机攀谈明仁集团,但都被他笑笑回绝了。 他闲着随便逛逛,首位展出的《尘墨》是油画印象派作品。以黑色灰色为基调,一个人行走在烟雾缭绕的道路上,四周是以黑色为主,灰色点缀,但整幅作品基调压抑,却更引发意境。 画风和张简所欣赏的非常契合,于是就表示想拍下来,给张简作为五十岁的生日礼物。 李帙尘一路小跑着来,到的时候双手只在膝盖上上气不接下气,发丝如瀑布般斜下,似是一只小兔在吁吁喘气。 调整好气息,自信微笑着走向茶水厅,随后向陈导师走去。 伸手大方微笑介绍 “您好,我是尘墨的作者。” “李帙尘。” 抬眼,双手相握,却见着这所谓“熟人”就在眼前,没戴口罩,灰色大衣,黑色衬衫,黑色紧贴精致的西服裤,衬衫开前两颗扣子,露出隐隐锁骨。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,今天上午才见的人儿,晚上又见,这不想认识都不行。上午被他气质吸引,晚上就握手直报大名。 “您好,董耀仁。” 陈老师简单介绍,得知是他想要买画。 李帙尘标准的168,穿上矮跟鞋子也得170+,可董耀仁硬是让李帙尘才到他肩膀处。 “李小姐,您看这幅画愿不愿卖给我呢。” 名字中带“仁”,就是个很特殊的存在,都说名字和人的性格有关,李帙尘此刻也确实很认同这种说法,他就是个不错的例子。 董耀仁的气质彬彬有礼,温儒尔雅。给李帙尘一种从书中走出的温儒公子的感觉,看似很好接近,走近才发现,其实也不是那么好说话,甚至也很有个性。 “卖,那您要出什么价格呢。” 在李帙尘出现之前,他就上网查过这位画家,是位新生,只有这两年的作品参赛经历,得到的奖也都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奖项,倒是这个最近举办的“京花奖”出得重围,知名度大增。 这幅画卖上二十万不为过。 可狐狸就是狐狸,他给李帙尘留空间,看她想要卖到什么价位,就明白了这幅画到底值不值市场评估。 “我也不懂油画,但李小姐的画确实给了我这个圈外人不一样的感觉,得以看出李小姐的画功非凡了。” “不如,三十万,李小姐如何。” 呵,狐狸,真狐狸。李帙尘给他又下个定义,让我自己评估?不可能!姑娘就瞪眼干瞪他一会,随后像是又想起什么不妥,就回到大方地微笑。从咬着牙的举动开始,不用想就知道这姑娘在心里骂他不是什么好人。 李帙尘的种种微表情与神态从进门董耀仁就没放过,心里打趣这姑娘好生可爱,心里怎么想的并非无一丝露出,却还是给人大方知性的微笑。直视着他的眼睛一点也不怯,反而很是自信。颇有 当艺术家的潜质。 “好啊 看来董先生是真的欣赏我的画啊,竟出此高价,李某深感荣幸啊。” 其实李帙尘心里明白的不行,不过她就是个出入头角的无名小卒,人气与市场价值都不高,三十万卖幅画不亏,但也确实赚不了多少。 狐狸给你挖坑跳,你却不得不跳。 “哪里,李小姐自是清大学生,又是画界新秀 各方面必然出色。李小姐肯赏脸卖我,我也深感荣幸啊。” 他说话处处礼貌有格,举止有度,确实是风度翩翩的公子。 等一切事宜交代清楚,出酒店,外面却下起了雨。 “尘尘,我刚在便利店买了点东西啊,你先稍等等,我马上到啊。” “没事,我等等就好,你慢点开,不要紧。” 李帙尘站在酒店门口打电话,路边霓虹灯围绕着,暗黄的光晕包围着,印出别样的柔和美,是典型的东方美人。 董耀仁站在身侧撑开黑伞走向车子,手插在灰色大衣中微眯着眼。 酒会结束的人多,见是下雨,都聚在酒店门口等着车子来接。来往是谁也不清楚。 李帙尘就站着等人。、 董耀仁取好车子见小姑娘一个人站在一边,想起她那可怒却不可言的瞪眼,这让他想起来就好笑。 开车停在她跟前,摇下窗户,看着她回消息,却迟迟不可抬头,按一下喇叭,她还以为挡着别人的路,往后退一下,接着低头看手机。 董耀仁无声笑笑,只好把头伸出一点,“李小姐,你上车我载你一程?” 董耀仁玩味的说道,却还是不失风度的姿态。 “啊 “不了董先生,我有人来接,不麻烦了。” 人家礼貌回绝,还能再说什么? “好,那你小心,先走一步。” 随后关上窗户,见姑娘莞尔一笑,便踩着油门走了。 没事,我们来日方长。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作者: admin136

为您推荐

2022最好看(总裁开会呻吟双腿大开bl)全章节阅读

2022最好看(总裁开会呻吟双腿大开bl)全章节阅读

看着车外不断后退的飞驰人生,可乐的脑海里拂过一个画面: 寒江孤影,江湖故人! 小婊砸,从你陷害我的那天起,就应该想到过会...
【纱纱原百合系列番号合集】2022最火

【纱纱原百合系列番号合集】2022最火

纱纱原百合 纱纱原百合(紗々原ゆり , Yuri Sasahara),1992年出生,160cm,D罩杯,是IP社在上个...
作品[椎名由奈]封面介绍:熟女局长大屁股呻吟

作品[椎名由奈]封面介绍:熟女局长大屁股呻吟

椎名由奈 椎名由奈(Yuna Shiina、椎名ゆな)日本AV女优,1986年11月18日出生于东京。2009年5月在M...
美妇沉沦的呻吟声,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h

美妇沉沦的呻吟声,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h

叶知音无力地撑在洗手台,看着自己洁白的手臂上被他弄出的青痕,根植于心里的那种恐惧,一直弥漫在心间。 她深深吸了口气,努力...
星野明(星野あかり)极品番号推荐

星野明(星野あかり)极品番号推荐

星野明 星野明(星野あかり),1985年8月24日出生,日本AV女优。在2013年2月26日的日本成人录像带作品大奖——...
返回顶部